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fifi 離婚 ptt,新手必看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我总算是明白了何嫣然熟练的姿势和丰富的手段。

  合着我还以为伤害了人家而内疚,恐怕这女人直接把我当傻子了。

  何嫣然眼睛里奢靡的表情已经不再了,直接推开了我,冷冰冰的走到了水龙头口,漱了下口,离开了。

  装!奶奶的,搞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一样,还不是有了男友还自己出去约的贱人!在学校装久了高洁的白莲花,竟然还真当自己是了!我想起何嫣然和我约在小公园里,和刘峰在小树林里的野战,那一样不是这个女人最疯狂。

  负罪感消失,我看了一眼地上不明的牛奶液体,心里舒畅的走了出去。

  姜雅菲!我脸色突然间的爆红。

  面对着我喜欢的女人,想到刚刚做的那些荒唐事,我总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姜雅菲似乎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又跑到了卫生间的(儿童智力故事)门口,看了一眼门牌。

  女厕!姜雅菲仔仔细细的反复看了3遍,才一脸绯红的又走了进来。

  我也是尴尬的要死,张了张嘴巴。

  “你……你也来上厕所啊。

  ”刚说完这愚蠢的话,我就后悔了。

  “姜雅菲,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变态,我就是刚刚走错了,被何老师训斥了一顿,我心情本来就不好,我就低着头进来了,没想到走错了地方,真的不好意思,你——你快去吧。

  我这就走!”我想了想,找了个借口,不然的话,在我女神面前,岂不是形象都毁了。

  姜雅菲扑哧一声就笑了。

  还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面巾纸,让我擦擦汗。

  “你不要着急,我没有误会你,其实,我……我有一次也走错过,好在当时男厕所没人。

  ”我头上的汗珠,哪里是急得,是刚刚在小隔间里,爽的。

  不过带着姜雅菲体香的手帕拿过来,我还是小心的接了过来,轻轻的擦了擦,又小心的放回了兜里。

  但是,听到姜雅菲的话,我差一点蹦起来,心里万幸当时姜雅菲没看到什么。

  不然那么多脏东西,岂不是要把我女神吓死过去了。

  我和姜雅菲就站在女厕所的门口,姜雅菲本打算进去,可是却又忽然的转过身来。

  “李贡,你不要灰心,何老师今天可能是心情不好,才会那么说你的,你看你数学就很好,其实语文和英语都需要积累的过程,数学和物理你不学习都可以打到90多,说明你很聪明的。

  老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就是学生,你不能退学,不然长大之后你会后悔的。

  ”姜雅菲似乎怕我听从了何嫣然的话,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一股暖流毫无症状就流淌了进来。

  我何曾被人这么温暖的对待过,我眼神火热的看着姜雅菲,诚恳的说了一声谢谢。

  “放心吧,我不会不念的。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对着姜雅菲保证到。

  姜雅菲听了也是温婉一笑,便和我拜了拜手,就直接进了卫生间。

  啊!我刚刚转身,走了不到2米的距离,猛然听见了姜雅菲一声大叫,急忙飞奔了回去。

  姜雅菲竟然直接四脚朝天的摔到在了地上,正好正对着棚顶的灯光,露出了一个粉色蕾丝的小**。

  我的心直接就宕机了。

  手足无措的杵在了原地,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姜雅菲腿间神秘的小地带。

  为了美感,姜雅菲甚至都没有穿丝袜,以至于三角洲附近,几根不听话的卷曲的小黑毛从粉色的蕾丝下面钻出来,对着我俏皮的打着招呼。

  我耳根一红,眼睛躲闪的想要避开,却该死的整个人都如同被定住了一样。

  “你……你快来帮我一下,我好像腰扭了。

  ”姜雅菲臊的脸色通红,蚊子一般的对着我小声的哀求。

  我这才回过了神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姜雅菲竟然把裙子都已经褪下来了,所以当我把人扶起来之后,姜雅菲白嫩窈窕的腿上,竟然只有一条**的小**遮挡。

  我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这双洁白无瑕的腿,近在咫尺的璞玉,就在我搓手可及的地方。

  “没事吧,要……要不要我帮你把裙子先提起来。

  ”姜雅菲此刻还在害羞的状态,听闻我的话,整个人慌张的跳了起来,腰上一疼,又重重的摔在了我的身上。

  将将巴巴地抬起头,整个人娇羞的看着我,手指慌乱的提起裤子。

  “你……你快闭上眼睛。

  ”

表嫂夏欢今晚穿得十分的暴露,黑色皮衣里是件低胸的打底衫,露出大片雪白,高傲的挺立着。

  紧身的包臀短裙完全无法遮掩她的翘臀,高跟鞋被她随意脱在门口,浑身酒气的她进门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不仅仅身材好,还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五官比手机上经常看到的网红还精致,随便涂点化妆品,看起来就更加惊艳了。

  自从表哥进了监狱之后,她白天上班晚上喝酒,性情大变。

  表哥酗酒撞死人进了监狱判了七年,临走之前他嘱托我一定要照看好表嫂,不能让她受了委屈!“郑斌,滚过来!帮我脱袜子。

  ”“来了,嫂子。

  ”她在家对我指手画脚惯了,我也不敢生气,寄人篱下,连工作都没有,这种气可没少受。

  我唯唯诺诺的凑到跟前,此时涂着口红的夏欢更加妖娆了,眼神从她腿上扫过的时候,心中难免一阵燥热。

  小心翼翼的从她大腿上慢慢褪下黑色的丝袜,露出她那匀称性感的美腿,一直褪到那双白皙小脚丫子上,慢慢将袜子脱了下去。

  表嫂的脚丫子很好看,白白嫩嫩的,还涂上了油光发凉的指甲油,看起来很可爱很性感。

  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我的呼吸都重了几分,最关键是,我跪在地板上给她脱袜子,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短裙深处,匆匆瞥了一眼没敢多看,是蕾丝的。

  夏欢随手提起自己的名牌包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愣着干嘛,扶我去房间!”(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过去搂着她,触碰到她紧致滑腻的小蛮腰的时候,心思却也有些晃动了。

  她十分的苗条,身材很好,是有马甲线的性感女人,那身子搂着的时候软软的,柔弱无骨,十分的有感觉。

  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还有葡萄酒的香味,这让我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身体的火热又加重了不少。

  夏欢是独生女,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爸妈都在国外。

  表哥来他们家当上门女婿,说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从国外接回来。

  可是表哥连碰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就进去了……和夏欢相处这些日子,我发现她有时候冷冰冰的,脾气还比较火爆,心情好的时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几句。

  这时候夏欢一边往房间里面走,一边含糊其辞的说着醉话。

  说守活寡什么的。

  夏欢一边骂着一边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她的卧室。

  好不容易才把她搀扶到了床边上,只是看着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瞬间凌乱了!她原本穿着的低胸装,这时候倒在床上之后,领口开得有点大,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个白腻的酥峰和深深的沟壑……表嫂倒在床上的时候还轻轻的娇吟了一声,这让我一阵神经都绷紧了,这种声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而这时候已经则腾出了一身汗,被她这一阵娇吟,腹地之下的火热就更加的火热了!表嫂的酒劲似乎越来越大了,此时像是个怨妇一样发疯似的在骂着我表哥,旁若无人的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皮夹克被扔到地上,露出平坦的小腹。

  “嫂子…别!”在我震惊之中,嫂子竟然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内衣带子,蹭的一声,两团雪白弹了出来,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就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我强忍着腹下的火热,我给她打开了窗户透气,看也没有敢多看,转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回到客厅之后依旧无法平静,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表嫂的身体,但从未想过高高在上的嫂子会在我面前这般。

  鬼使神差的,我拿起嫂子扔在沙发上的丝袜闻了一下,有一股清新的体味和淡淡的香水味。

  可是就在我把手伸进裤子那一刹那,表嫂的喊声十分突兀的从房间里传来:“嗯…给我。

  ”听着她温柔的呢喃声,我心头一阵颤抖,难道表嫂还有什么需求不成?从门缝里看见她紧闭着双眼,满脸通红,身子不断扭动着,胸口颤动,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处。

  我心跳加速,是醒着的还是没醒?随着动作的加大,嫂子把短裙脱了,那条蕾丝内内也脱了,褪到小腿根部。

  只可惜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红唇轻启,嘴里呓语听不大清楚,断断续续听出来点,应该是叫了谁的名字,说爱他,想要,痒难受之类的。

  知道她根本就没清醒,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声喊了句嫂子,见她没动静后我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股酒味混着女性特有的气味,嫂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听着她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让我浑身燥热难耐。

  近距离观察了嫂子的身体,连她身下的床单都被画上了诱人的地图。

  然而还不等我做什么,表嫂的手突然将我拉倒在了床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地方。

  “陈平哥…”我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不是表哥的名字?陈平这家伙是个企业家,还是挺有名气的财经新闻报道的坐客专家。

  对方有才华有地位有金钱,样貌年轻帅气,言谈举止风度翩翩,确实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女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男人。

  我心里头默念着她的话语,顿时我替表哥感觉到脑袋上绿油油的了。

  我带着愤怒,表嫂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我好想代替表哥惩罚她!他就算进了监狱也不忘让我暂时先照看夏欢,不让她伤心。

  我本以为她这阵子整天喝酒是因为表哥而伤心,却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连喝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在想着别的男人。

  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夏欢迷离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更加的动情!“我和我爸爸妈妈说了,他们让我重新找对象,我不可能等这个废物出监狱了才要孩子的……陈平哥,我和他还没有做过……”她嘴上无意识的说着,此时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那个市电视财经频道上那个企业家陈平了!就在我正走神这会儿,一只细腻滑嫩的小手竟然从我的裤头探了进去,一把握住那处。

  “好烫…想…”喝醉的表嫂对着我耳根直喘气,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动了起来…我这时候且羞且怒且畏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嫂会摸我,我也不曾想自己会和她倒在一张床上!而且更过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将她娇柔的身体全部压在我的身上,我一阵紧张,紧张中也带着慌乱,慌乱中带着火热,火热中是一种无法控制自己!她原本就暴露出来的胸脯这时候整个倒挂在我面前,挤压着我的胸膛,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挤压下动作下,不断的变形了。

  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我,一下子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这点力气对于老马来说能算什么?不过是徒增情趣罢了。

  慧心越是有些小小的抗拒,老马就越是来了兴致。

  他手上力气加大,一把将僧袍拽下。

  少女的迷人之处跃然于老马眼跟前,带着少女独有的体香,迷的是老马神魂颠倒,恨不得溟灭在这温柔乡中。

  慧心惊的是脸也红了,呼吸也乱了,少女呼出的芬芳拂在老马面上,老马感觉自己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施主……”慧心显然是难为情了起来,但又期待老马有所动作,心里矛盾极了,一边是身体和脑子里控制不住的渴望,一边又是师太往日里天天叨念的男人如老虎。

  心里又痒又酥,渴望和期待逐渐一步一步吞没她的脑子,一点一点的侵占她的理智。

  此时,老马仿佛在欣赏绝世珍品一样欣赏着慧心。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头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妇好看了多少倍,简直就是最完美的艺术,看的老马两眼发光。

  老马再来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盖了上去。

  慧心身体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只觉得一股奇妙的触感,带着电流一般的感觉传满全身上下,慧心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口中发出控制不住的娇嗔声音。

  老马几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只手动作着,一只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

  慧心一张脸红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视老马的动作,但一边又被老马这充满了男人阳刚之气的躯体而神魂颠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个更多的进展发生。

  老马三下五除二的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慧心捂着眼睛,却从缝隙里面偷偷的看,一边看着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走,一边又想看看他的样子。

  虽然有月光,不过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看出衣服的一角有一处突起。

  慧心越想就越难受,伴随着老马的动作,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慧心根本就不想去想做这种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现在就想要索取更多。

  若是慧心现在还没把那些戒律清规抛之脑后,恐怕早就对自己这些想法感到无地自容。

  老马欣赏着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发出的声音,一边感叹这自己到底是什么运气,居然能遇见这等尤物,实在是天佑他。

  旖旎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中间散开。

  这一次老马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犹豫不决,这一次一定要拿下这个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个月了。

  老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摆,只是接触到了慧心的大腿一侧,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阵颤栗。

  “慧心!慧心!”“师妹!慧心师妹!”耳边不远处突然传出来的喊声将一对野鸳鸯吓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来。

  这是她熟悉的师姐慧云和师太的声音,一定是因为这天色深了她又没有回去,担心的跑出来找了。

  慧心虽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难以言说。

  没想到师太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了她未回山门,一想到接下来要进行的事情被她们几个打断了,慧心实在是有一些高兴不起来。

  老马这边更是气愤,他都临近爆发边缘了,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坏人好事的尼姑。

  “这声音你听听是不是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马开口问着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脸红彤彤的,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老马这才十分不乐意的起身,放开了慧心的酥胸藕臂。

  慧心听着这声音实在是有些惊慌,剩下飞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马也在一边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骂着。

  什么时候来不好,非要这个时候来,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这一个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儿都已经快要手到擒来了,却在这个时候被人给打断了。

  外面的雨已经开始停了,老马见慧心已经穿好了衣服,但脸色还是那么一副红彤彤的样子。

  “在这里!”慧心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喊声,总算是有些不情愿的开了口。

  一行人听到了熟悉的师妹的声音,自然是立马就找到了洞口,师太絮絮叨叨的声音还没有到洞口就已经不停的响了起来。

  “慧心啊慧心,这两天天气阴雨连绵,本来为师就提醒过你,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脚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东西,你要给我一是及时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师太根据着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却没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个男人。

  她的脸色瞬间有些惊慌。

  可是转眼一看,这男人身后站着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还不等师太开口,慧心就先一步抢话,这原因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心虚。

  “师太,我晚间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实在是没有办法走路,这位施主过路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我,便帮助我走到这里的山洞里面,还帮我处理伤口,只因这脚实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经回去了。

  ”慧心一双小脸实在是无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让谁看了都觉得可怜。

  师太听了这些话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复复的上下注视了两人好几遍,这才低头双手合十。

  “谢过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马本来就全程(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一言不发,有些不高兴,但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此时已经夜深了,况且男女有别,施主还是早日回去吧,我们就先带慧心回了。

  ”师太和几个师姐双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带着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趋的离开了老马的视线。

  慧心走后,老马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这一次机会错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这个小尼姑了。

  没有办法,老马此时只能去手冲……咖啡去缓解缓解一下自己的冲动,顺便洗个凉水又澡。

  平复心中火焰的老马,躺在床上,闭眼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闭,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娇躯,双手也仿佛又握住了那纤细的腰肢。

  不得不说,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极品,任谁也想不到十分宽松的僧袍下居然藏着如此诱人的身体。

  “该死。

  ”老马怒骂一声,只好翻身让那儿好受一些。

  想着小尼姑的身体和手中残留的感觉,老马终究是忍受不住,开始安抚起自己来,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马越想精神便越是亢奋,对于此时的老马来说,小尼姑留在他脑海中的一切画面都让他欲罢不能,终于过了半个时辰,体内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这时老马才能安心的闭上眼睡觉。

  这几天,浑身是劲儿的老马只要闲暇时,总会想起与小尼姑的那一晚,这种马上可以吃到的鸭子,却又让鸭子飞走了才是最让人嘴馋的,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进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马终于坐不住了,亲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马便来来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几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见慧心那个小尼姑,但是希望总是落空。

  这种能吃到但是不见了的感觉让老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闯别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怜他的份上,让他能再一次遇见那个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没有见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马有些恋恋不忘,但是太阳即将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声响惊醒,她连忙坐了起来,打开门,发现并没有什么发生,回过头,才被惊坐在地上。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着看着她。

  庵主准备大喊,可随后她便更加吃惊的尖叫了出来。

  “祖……祖师爷!”庵主大叫道,这人竟然是自己从小拜到大的祖师爷,她可是从小就看着她画像长大的。

  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会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将遭遇大难,你提早做准备,我此次前来便是通知你,让你有所防范。

  ”庵主顿时跪了下来,语气十分虔诚:“请问祖师爷是何大难,这样我才能更好的想办法!”老者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这顿时让庵主犯了难,不知道是何大难该怎么办,于是便又磕了一个头,再一次问道:“那祖师爷此次便没有其他的提示吗?”“小心故人!”老者说完,化为一缕飘烟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老者最后说出的四个字。

  这时,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睁开眼便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依旧睡在床上哪里也没有去。

  “梦吗?”庵主心里想着,但是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发生过,脸祖师爷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梦又不是梦,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议,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经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来参不透这是个什么意思,可隔日梦里,再一次重复的梦境告诉她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定是未来的尼姑庵要发生什么大事情,才会使得祖师先生托梦给她,既然是天机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发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饱穿暖已是极好,哪还会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实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与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见,咱们尼姑庵此祸不知是为何,还是早做准备。

  ”祖师先生托梦道天机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难?“小心故人?何来的故人?”慧心的师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们了。

  ”庵主看了半天,总算是有人有些为难的发话了。

  “虽说咋们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这拳脚功夫的事情,咱们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个男保安,护咱们尼姑庵安全。

  ”一个老尼姑开口,她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却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师傅那般偏执。

  “不成,咱们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事出有因,我们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乱,若是此时真的是大灾难,岂不是苦了庵里无辜的孩子!”“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声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师傅的争论,脸色晦暗不明。

  现如今紧要关头,不得再浪费时间在犹豫上了。

  庵主也是经历过凡尘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坏,不该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决定采纳老尼姑的建议。

  因为现如今的情况,她也没资格挑剔。

  事不宜迟,庵主即刻便写了聘文,让尼姑下山时在附近的镇子里分发。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这个消息传到山下面那些镇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坏。

  

“小娴姐,你在尿尿吗?”这天早上,牛蛋吃完早饭,敲着竹杆走进厕所,耳根子突然一动,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牛蛋是个瞎子,眼睛看不见,可是家里只有他和婶子王艳梅、姐姐林娴三个人,他进来的时候,王艳梅正在厨房洗碗,所以,如果厕所里面有人,只能是林娴。

  “小娴姐,是你吗?”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几声,都没人应,而且那种哗啦啦的流水声很快就止住了。

  “难道是我听错了?”牛蛋皱了皱眉,小声嘀咕着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把竹杆放在一边,伸手解开腰带,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哗啦啦的流水声再次响起……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实他刚才没有听错,也没有猜错,厕所里面确实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娴。

  林娴蹲在距离牛蛋不足一米远的石墩上,裤子拉到了膝腕处,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还拿着一个纤细的排卵试纸。

  刚尿到一半儿就被牛蛋吓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还是羞的,此时林娴满脸通红,瞪大了眼睛盯着牛蛋的一举一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连裤子也没法提,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牛蛋。

  “幸亏小牛的眼睛看不见,要不然……”林娴越想越觉得害臊。

  两个人相距不足一米,担心被牛蛋碰到,所以林娴的视线始终锁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着,林娴蹲着,这样的高度差很诡异,牛蛋扒开裤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娴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忍不住惊呼出声。

  “那……那就是男人用来生孩子的东西么?”这还是林娴第一次看,而且是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之下。

  林娴的心跳瞬间就加速了,偷瞄了几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没有辜负‘牛蛋’这个名字!”牛蛋只顾着尿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裤子转身离开,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婶儿,小娴姐呢?”“没在厕所吗?”王艳梅在厨房里应道。

  “没有。

  ”“那应该是去上班了。

  ”“哦。

  ”牛蛋点点头,毫不怀疑道:“王婶儿,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学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个瞎子,不能上学,也不能上班,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却根本无法赚钱养家,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从小到大都是王艳梅给他洗澡,活脱脱像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物。

  好在邻居孙雪娥人美心善,见牛蛋可怜,就让牛蛋跟着她学按摩,说现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学好,就能赚到钱。

  牛蛋身残志坚,不想一辈子都当个废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进,只要孙雪娥在家,他就会去。

  “怎么样怎么样,小娴,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脚刚走,王艳梅后脚就从厨房里出来,急匆匆的跑进了厕所。

  厕所里的林娴惊魂初定,脸上的晕红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裤子,没想到牛蛋刚走,王艳梅紧跟着又冲了进来,她“啊呀”惊叫一声,排卵试纸脱手掉在了地上。

  “妈,你……”林娴顾不得去捡排卵试纸,一边提裤子,一边问道:“你知道我在厕所?”王艳梅瞪她一眼,没好气道:“废话,妈刚才看着你进来的。

  ”“那你怎么不拦着小牛?”林娴惊讶道。

  “干嘛要拦?妈就是要让你们在厕所里撞见,让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身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觉的时候尴尬。

  ”王艳梅理直气壮道。

  说着,几步走到林娴跟前,弯腰捡起了(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那个排卵试纸。

  低头看到排卵试纸上那两道醒目的红杠,王艳梅瞳孔放大,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指着那两道红杠一脸兴奋道:“快看!小娴你快看,妈算的日子没错,这两天就是你的排卵期!”林娴脸色刷的一变,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试纸上出现两道红杠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牛蛋姓牛,林娴姓林,其实,他们两个不是亲生的姐弟,而是从小就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夫妻。

  他们的父亲都在部队里当过兵,是战友,有过命的交情。

  牛蛋六岁那年,父亲牛锋从部队退役,林娴的父亲林正德去车站接他们一家三口,却在回来的路上遭遇车祸,三死一伤,只有牛蛋侥幸活了下来,眼睛从此失明。

  事后王艳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当作上门女婿来养。

  牛家只有牛蛋一个男娃,而林家只有两个女娃,姐姐林娴,妹妹林欢,林欢的年龄还小,在县城读高中,所以王艳梅把两家人传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娴身上,一心想让他们尽早结婚,生个男娃姓林,再生个男娃姓牛,给林、牛两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结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娴的生育能力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牛蛋出过车祸,瞎了眼,是个残疾人,万一和林娴结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艳梅就想着让牛蛋和林娴先上车、后补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娴能怀上娃,再让他们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这些情况王艳梅不止一次对林娴说过,林娴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艳梅催促逼迫,她也不会一大早就偷偷溜进厕所检测自己的排卵期。

  让林娴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从王艳梅手里接过那个排卵试纸,看了眼试纸上的那两道红杠,林娴红着脸羞道:“妈,这东西测的不一定准,依我看,不如多试几次,再……”“谁说的不准?”王艳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别想诓我,妈是过来人,你和小欢都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在生孩子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

  ”“可是……”“没有可是,妈这就给你们铺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须把事情给我办了。

  ”王艳梅根本不给林娴辩驳的机会,话刚说完,转身就走。

  林娴整个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鸡。

  其实,林娴和牛蛋从小一起长大,平日里对牛蛋呵护备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订了娃娃亲,从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结婚生孩子,替林、牛两家延续香火。

  可愿意归愿意,真到了这种要提枪上马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和犹豫,毕竟她和牛蛋从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称,早就习惯了,现在突然让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脱了衣服一起睡觉,还要做那种羞人的事,难免会觉得别扭和尴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个瞎子,从六岁开始就没有见过女人长什么样子,对女人的身体更是一无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娴和他同床共枕,这个觉该怎么睡?总不能让林娴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扑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林娴想想就觉得羞臊不堪……从厕所出来以后,林娴径直去了东屋,那是她的闺房,而此时王艳梅正在里面兴致勃勃的铺床,略微犹豫一下,林娴站在门口问道:“妈,今天晚上让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对小牛说了吗?”“还没有。

  ”王艳梅头也不回的应道。

  林娴翻了个白眼,嗔声道:“生孩子这种事需要两个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这个孩子你让我怎么生?”听到这话,王艳梅不由一愣。

  “也对。

  ”王艳梅是个过来人,当然知道在生孩子的过程中,男人必须主动冲击才行,她之前只顾着关心林娴的排卵期,却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况给忽略了。

  见王艳梅迟疑,林娴趁机说道:“我觉得,让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万一到时候他不肯做,或者不会做,那我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对他?”“这……”王艳梅停下手里的动作,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笑道:“这个你尽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还有我嘛。

  ”“你?”林娴瞪大了眼睛。

  王艳梅点点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没啥经验,如果实在不行,妈今天晚上就站在旁边盯着,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见我。

  ”林娴的眼皮一翻,无语了。

  稍微顿了一下,王艳梅接着说道:“和女人睡觉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两回熟,你要是担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顺道去镇上的药店买点儿药回来,妈听说那种药管用的很,让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牛蛋敲着竹杆来到邻居孙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艳梅和林娴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连床都铺好了。

  孙雪娥家的大门敞开着,牛蛋摸索着走进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吗?”“在呢。

  ”孙雪娥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会儿。

  ”“好。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691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108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200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280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32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757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42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7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