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lisia rae,新手必看

省城济南。

  寂静的夜风,吹动着魔幻般的旋律。

  在一个十几平方的出租房里,黯淡的灯光下,黄星痴痴地望着新婚妻子赵晓然,心里充满了作为一名男人的渴望。

  确切地说,新郎这个称号,在婚后没几天后,便已名存实亡了。

  老婆最近一直不让碰。

  黄星的妻子赵晓然,有着颠覆众生的容貌和身材。

  这一点一直是黄星的骄傲。

  黄星很珍惜,穷苦出身的他,也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婆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为此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在一家保安公司当保安,目前负责安保的单位是省城某大型国企—成圣集团总部。

  在某些程度上来讲,他的确也创造了神话。

  他深得主管成圣集团保卫工作的办公室主任黄锦江赏识,仅仅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就荣升为保安队长。

  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这种神速的升迁背后,隐藏着多少付出,多少责任,以及多少对家庭对妻子的承诺。

  今天,便是他试用期满后正式升职的大喜日子。

  黄星将自己升职的消息告诉了妻子赵晓然,本以为她会很高兴,她却像喝凉水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黄星靠近她,她却将脸转向另一侧,狠狠地裹紧了被子。

  黄星有些扫兴,但是心底的兴奋远远埋没了他原本强烈的自尊心。

  他想用自己的热情,融化她那颗近乎冰冷的心。

  在他不懈的努力之下,赵晓然终于转回了身体。

  他大喜,妻子美丽的容颜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那般奢华。

  那种久旱逢甘露的冲动,竟然让黄星突然有种做了英雄的壮烈感,他骄傲,他幸福,他感激。

  他想与妻子徜徉在夜的海洋里,陶醉一生。

  或许,他对老婆更多的是爱。

  他觉得自己出身贫寒,能够娶到这样如花似玉的娇妻,是他一辈子的福分。

  他的妻子在一家大型国企商贸公司的商管部工作,虽然只是普通员工,工资却是黄星的两倍。

  单凭这一点,就让黄星觉得很自卑。

  但他却从不气馁,他一直坚信,总有一天,自己的人生将会走向辉煌。

  但赵晓然转过身来,却并非是想要成全黄星的殷切期望。

  而是极不耐烦地说了句:今天不舒服!这几个字,顿时让黄星无地自容。

  然而,更多的却是愤怒。

  也并非是黄星不懂得体贴老婆,偏偏想在她不舒服的时候胡来。

  问题偏偏就出在,赵晓然的‘不舒服’在一个月之内已经光顾了四次了!谁都知道,这个‘不舒服’是很讲原则也很遵守纪律的,每月顶多串一次门。

  可赵晓然的‘亲戚’似乎对她格外热情,还没满一个月的时间,就来了四次。

  老婆拿自己拿傻瓜,黄星心里却跟明镜一般。

  是不是不舒服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赵晓然的生理防线。

  黄星觉得妻子在结婚后变了,不只是变得冷淡,连对自己的态度,都冷的像冰。

  对于赵晓然的搪塞,黄星既无奈又苦涩。

  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已经压抑了太久。

  赵晓然天天睡在自己身边,可这个女人虽然名义上已经是自己的老婆,可她的身体却不属于自己。

  他觉得这副美丽的身体,都已经变得那么陌生。

  黄星的那张旧船票,已经很久没有登上过属于自己的这艘泰坦尼克号了。

  黄星腆着脸更靠近了一些:老婆,能不能……能不能给个机会呗?谁想,赵晓然嘴唇轻轻地抖动了一下,竟微微地点了点头。

  黄星受宠若惊地一阵惊喜!他在心里不断地给自己打气:一定不能辜负老婆的这次恩惠,一定不能让老婆失望!这一切像是在做梦,激动的差点儿落泪。

  欣然领命,他热情如火。

  然而,妻子却面如冰霜,像个木偶人一样。

  完全是在应付差事。

  黄星心中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凉意。

  赵晓然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快点儿!妻子的冷淡,让他像是受到了侮辱一样,僵持住。

  他猛地体会到了曹操当时说出那句‘弃之有味食之无肉’时的复杂心声。

  赵晓然不耐烦地又提高音量催促:快点儿你没听到吗?这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尽妻子的义务……黄星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什么,什么意思?黄星这一震惊,使得他原本火热的激情猛然褪去,再无斗志。

  一直冷若冰霜的赵晓然终于爆发,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愤愤地望着黄星。

  黄星突然间觉得,曾经在自己心目中如同天使一般美丽的妻子,此刻竟是如此狰狞。

  她的愤怒俨然如洪水猛兽一般来的汹涌,让黄星有些猝不及防。

  或许,他早该意识到这一天的到来了!他无法给予她想要的一切,这对爱慕虚荣的女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伤害。

  赵晓然的眼泪刷地从眶里涌了出来,女人的眼泪来的真快。

  赵晓然委屈地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不再你的老婆!我要跟你离婚!黄星感觉到心灵在颤抖:为,为什么?赵晓然冷哼了一句:为什么?你自己难道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吗?事到如今我实在受不了了!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我赵晓然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当初那么多人喜欢我我就偏偏看中了你,跟了你!但是你让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住十几个平方的出租屋,想吃顿好饭买件漂亮衣服都觉得像是天方夜谭!这是人过的日子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同事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

  这个同事老公是国企的副总,那个是……最差的同事老公都是公司的部门经理。

  别人问我老公是干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说。

  我实在鼓不起勇气来,说我老公是……是给人家看大门的保安!你知道别人怎么评价保安吗,三个字,看门狗……黄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没想到妻子心目中的自己,竟然是如此卑微。

  他一直以为有爱便有家,如今才恍然大悟,没有经济做基础的爱不会长久,没有经济做基础的家不会长久。

  他一直坚信爱的力量,爱也的确给了他力量,让他在短短半年内便荣升为保安队长。

  他以为妻子会很高兴,结果那只是自己天真的幻想。

  他的老婆赵晓然是满族人,但她从来不满足。

  黄星努力抵制着自己眶中那不争气的眼泪,不让它们出来炫耀自己的软弱。

  他还是努力地对妻子说了句:我还年轻啊老婆,我一直在努力,半年的时间,我现在已经做保安队长了。

  下个月我的工资还能再涨二百……赵晓然哈哈大笑,鄙夷地望着黄星:二百,好多噢!当保安队长很了不起吗,照旧还是保安,还是给人家看大门儿的!我赵晓然真是瞎了眼,当时就觉得你长的帅长的好看,人也老实。

  但是黄星你告诉我,你除了长的帅点儿,还有别的优点吗?啊……我差点儿忘了,你还有一个优点,那方面别强,一到了晚上就跟发情的狼狗没什么两样。

  真的黄星,不是我说你,像你这种潜力不去做鸭子真是屈才了……黄星我告诉你,我已经受够了,跟你在一起我没有丝毫的快乐可言,我太不幸了,我享受不到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任何东西。

  我赵晓然觉得委屈,真的太委屈。

  是我长的丑吗,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那些没有我漂亮的女人,都能找到一个有钱有事业的男人,偏偏我赵晓然找了一个花瓶……黄星的泪水终于再也抑不住了,汹涌而出。

  他一直很坚强,一直坚信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

  但这一刻他觉得所有的美好都变成了泡影,他心中的天使,也只不过是一个虚荣的化身。

  他不能给予她想要的一切,当然也不能真正地得到她的心。

  听到妻子的这一番讽刺,黄星的心像冰一样凉。

  但他仍然在做最后的努力,尝试去挽留妻子:晓然你要相信,我还年轻,我会给你一切,我会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他想抱着妻子哭,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爱,以及承诺。

  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害怕心灵的冰冷,已经无法再捂热那段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不知道该拿什么拯救逝去的爱情和即将崩溃的婚姻。

  它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他觉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样恐怖。

  他不敢想象,没有了爱,没有了晓然,自己的人生该有多么黑暗。

  赵晓然只是很诡异地一笑,平躺下身子,极其夸张地摆出了一个造型,冲黄星催促道:来吧,让我最后一次尽妻子的义务。

  明天早上六点钟之前,我仍然属于你。

  黄星欲哭无泪。

  赵晓然再催促了一句,见黄星仍然没有动静,于是怒了:黄星你的本事哪儿去了,来啊。

  我告诉你,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黄星不想再听下去,因为妻子的每句话,都像是一把刀,一次一次地戳击着他的心。

  以至于,他突然间嚎啕大哭!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恶梦!但现实往往比梦要清楚一千倍一万倍。

  黄星再也忍受不住,撩开赵晓然的手:你说够了没有?赵晓然冷哼道:你别不识抬举。

  我赵晓然已经仁之义尽了!要是换了别人,根本都不可能嫁给你这样的废物!在你不能为女人带来幸福之前,不要娶老婆。

  那样只会害人……黄星的精神几近崩溃!他像是疯了一样,声嘶力竭地吼道:滚,赵晓然你给我滚!赵晓然刷地站了起来: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她比平时更坦然地站直了身子,甚至还轻扭了一下腰身,像是在炫耀自己姣好的身材。

  她一件一件地用慢镜头穿上衣服,穿衣的过程充满了了对生活的不满和讽刺。

  黄星第一次觉得,妻子穿衣服的样子,竟像是刚刚办完那事的小姐,那般悠然。

  但自己却不知如何为这未遂的交易买单。

  是的,他觉得这更像是一次交易,交易的代价,等同于婚姻的坟墓。

  他在反思和痛苦中,目送赵晓然穿好衣服走出出租屋。

  除了爱,她没有带走一样东西。

  但她却留给了黄星数不尽的财富。

  这种财富叫做痛苦。

  天下再也没有比痛苦更催人奋进的了,它像是一个台阶,有可能阻拦你前进的路让你摔倒;但也有可能让你将它踩在脚下,站的更高。

  但当赵晓然哐啷一声关上门的一瞬间,黄星并没有将这种痛苦当成是财富。

  在痛苦没有在体内发生化学变化之前,它仍然是痛苦。

  黄星疯了似的咆哮了几声,迅速地穿好衣服。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窝囊,站在农民的角度来看,鲜花插在牛粪上更容易得到滋养,花会开的更艳。

  但是在这物欲纵横的大都市,饱受着灯红酒绿熏陶的女人们,宁可趴在奔驰宝马中哭,也绝不想被插在牛粪上笑。

  忆及曾经的美好时光,黄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但他马上意识到,这么晚了,赵晓然一个人出门,该有多危险?他火速地冲出出租房,甚至连裤子拉链都没来得及拉上。

  隔壁住着的女孩儿欧阳梦娇正在围栏边儿上洗衣服,见黄星像天外飞仙一样冲出来,冲他问了句:跟然然姐吵架了?黄星来不及回答她的追问,便已经一溜烟地跑下楼,也不顾影响其他住户休息了,大声地喊着:晓然,晓然——他一遍一遍地拨打着赵晓然的手机。

  但始终无人接听。

  他破天荒地打了一辆出租车,四处寻找。

  一夜之间,六百元的车费,没能换回一点点的线索。

  次日清晨六点钟,他收到了赵晓然的一条短信:咱们离婚吧。

  这样下去,对你对我都是煎熬。

  好聚好散。

  黄星仰天长啸!上午九点钟,黄星准备到成圣集团向值班保安强调一下工作,然后直接去赵晓然的工作单位找她。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冷战,他现在不奢望妻子能回心转意,如果她执意要离婚那就离好了,长痛不如短痛。

  尽管他仍然深深地爱着他的妻子。

  乘坐公交车赶到成圣集团,成圣集团的工作人员刚刚上班。

  他整理了一下保安制服,正要进岗亭检查一下昨晚的值班登记,值班保安突然神秘地告诉了他一件事:成圣集团黄主任上班的时候带了一位美女回来,超正点。

  黄星对这类八卦新闻丝毫不感兴趣,更何况,成圣集团办公室主任黄锦江拈花惹草那是出了名的,带个美女来成圣集团炫耀也不算新奇。

  据说,黄锦江最近还bao养了一个80后美女。

  但一直只是流言,谁也没有亲眼见到过。

  而实际上,在黄星心里,黄锦江却是他的大恩人。

  自从黄星在这里当了保安之后,黄锦江一直觉得黄星是个可造之才,通过多方面的培养和考察,黄锦江向保安公司举荐黄星担任成圣集团项目上的安保队队长。

  黄星一直感念着黄锦江的恩情,而黄锦江也对他越来越器重。

  用黄锦江的话来说,黄星是一颗被埋没的金子,只要一有机会,就能大放异彩。

  其实黄锦江的判断并没有错,能做到办公室主任这一角色,都是善于发掘人才的伯乐。

  也许黄星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毕竟安全门卫这一摊子事,都属于办公室主任职责范畴。

  能够让自己信任的人担任保安队长,那自己能在某些方面省不少心。

  更何况,黄锦江的确对黄星的管理才能和文字才能相当赏识,黄星撰写的安全保卫方案和管理方案,让黄锦江叫绝。

  在黄星担任普通保安员的时候,黄锦江就发现了他的这两样特长。

  因此,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黄锦江对黄星简直是关心倍至。

  在黄星担任队员值班的时候,黄锦江经常安排工作人员给自己送水送西瓜,他甚至还邀请黄星去过自己家里做客,跟自己敞开心胸喝酒聊天。

  对于一种普通的保安员来说,这一切都像是天方夜谭。

  一开始,对于黄主任的盛情,黄星总觉得得受宠若惊,甚至是自卑。

  但是黄主任并没有嫌弃自己身份的卑微,反而与自己称兄道弟,对黄星的成长进步异常用心。

  在某些程度上来讲,黄锦江就是黄星生命中的大贵人。

  没有他,就没有黄星的今天。

  正因如此,黄星并不喜欢听别人议论和传播黄锦江的绯闻,他在值班保安的脑袋上拍了一下:给我上好你的班,不要议论别人短长。

  按照正常流程,黄星作为保安队长,应该去黄锦江那里露个面报个道。

  但是黄星担心会影响黄主任的美事儿,于是作罢。

  但他马上想起了黄主任昨天下午交待的一件差事,于是赶快到岗亭里临时抱佛脚弄出一个新的保安员花名册来,紧走几步准备给黄主任送过去。

  黄主任办公室门口,黄星正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出了一阵女人娇滴滴的笑声。

  黄星猛地感觉到这事儿不对劲,因为那声音对她来说太熟悉了!他的心里无比忐忑,迂回到外面的窗户底下,他鼓起勇气猛地抬头往里一瞅!整个世界黑暗了!黄星看到的是,黄锦江正搂着一个漂亮女人的肩膀有说有笑。

  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刚刚找了一整夜的妻子赵晓然!哪怕是亲眼看到,他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顾不得多太推测,黄星疯了似的跑回到黄主任办公室门口,直接冲了进去。

  黄锦江赶忙松开搂在赵晓然肩膀上的手,而赵晓然却是出奇的平静。

  黄星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还没等他兴师问罪,黄锦江马上变出一副笑脸:小黄你看你,跟老婆吵什么架嘛,这不你媳妇儿跑我这儿来告你状来了!黄星第一次觉得,那个自己心中的大恩人黄锦江竟是如此无耻如此恶心,明明当了婊子,却还非想立出贞洁牌坊。

  他在窗外看的清清楚楚,也听的清清楚楚。

  倒是过于镇定的赵晓然冲黄星冷哼了一声:现在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我的事儿你不要管!黄星不知该说什么,这一情景,让他又气愤,又尴尬。

  他抬起手想扇赵晓然两个耳光,但是试量了再三,他下不去手。

  这一切都跟电影中的情节差不多,老婆红杏出墙,第三者竟然是自己一直敬重爱戴的上级!黄星一瞬间记起了很多曾经并没有引起他注意的事情。

  前不久他下班的时候曾遇到黄锦江在他出租房附近出现,但当时并没有引起他的警惕,他只当是偶然。

  包括保安队的保安们议论黄锦江2奶的时候,他甚至还帮助黄锦江洗脱罪名,为他辩护。

  却怎会想到,大恩人黄锦江养的小情人,竟然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这年头,老婆越漂亮,风险便越高。

  老婆红杏出墙的速度,往往比通货膨胀的速度更令人猝不及防。

  黄星记得在四个月前赵晓然曾经来成圣集团看过自己,当时恰巧黄主任准备出门。

  当时赵晓然的领导突然打去电话,让赵晓然回商场处理事情。

  黄锦江说他正好要去那附近办事,于是亲自开车送赵晓然回了商场……对此黄星一直还对黄主任心存感激,却没想到,这一个顺路的工夫,自己脑袋上已经有了绿帽子的雏形。

  这也难怪,一个小保安跟一名国企高层一对比,如同是一辆奥拓车与奥迪车的区别,在上了豪车当了2奶的同时,赵晓然便越来越反感自己那辆没前途没安全感的奥拓,以至于她终于选择了抛弃。

  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畸形社会,最盛产坏女人。

  很多女人宁可偷偷摸给有钱人当2奶,也不愿意正大光明地跟一个普通老百姓过日子。

  只是黄星实在想不通,别人偷情都是背对着丈夫,生怕被撞见。

  你黄锦江泡别人老婆,至少也应该委婉一点儿,可二人偏偏就同时出现在了成圣集团里,这可是黄星上班的地方!要说赵晓然出现尚且在情理之中,这算是一种另攀高枝后的炫耀,是一种傍上高官的虚荣表现。

  但黄锦江呢,他是国企高层,怎会明目张胆地在自己办公室泡别人老婆,而且明明知道这女人的丈夫就是看大门的保安队长,随时有可能发现他们之间的私情……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黄锦江难道就不怕被丢官罢职,不怕被举报?当爱化为泡影,当婚姻走到了尽头,当一直深爱的老婆成了自己恩人的小三儿……最终黄星还是选择了离开。

  他成全了赵晓然,成全了黄锦江。

  但是他不甘心!在他走出黄锦江办公室的一刻,他暗暗立誓:失去的,我要加倍拿回来;付出的诚意,我要加倍收回!早晚有一天,老子要站在省城最高的楼顶上,让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仰视;让那些背叛自己的人,付出代价!黄星走出办公室不超过十五分钟,保安公司行政部经理打来电话,告诉他,他被解雇了!黄星心里明白,这一次,仍然是黄锦江的功劳!他不由得再次仰天长啸!他仿佛听到了来自天空的回音……这天晚上,黄星在外面借酒浇愁,到了十点钟,才提着酒瓶子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

  正掏出钥匙来开门,他却发现隔壁住的欧阳梦娇正在门口来回徘徊,一副焦急的样子。

  欧阳梦娇也是这里的住户,在附近一家公司当文员。

  她年龄不大,长的娇小可人,只有二十岁的样子,但身体已经发育的淋漓尽致,该鼓的地方鼓,该翘的地方翘。

  黄星上前搭了句话,才知道欧阳梦娇刚加班回来,把钥匙不小心落在公司了,回去找,结果公司锁了门。

  她现在正和思想做斗争,是不是要找块砖头把锁砸开,破门而入。

  越是受到刺激的人,往往越有同情心。

  黄星让欧阳梦娇先去自己房间里坐坐,再想办法。

  欧阳梦娇想了想,倒(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也没反对。

  进了房间,欧阳梦娇脱掉了工装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花式衬衣,那胸前的丰满让黄星叹为观止。

  黄星不敢多看,给欧阳梦娇倒了杯水。

  欧阳梦娇问,家里有什么吃的没?黄星找来找去,就找到一塑料袋蘑菇。

  欧阳梦娇说她最喜欢吃蘑菇了,于是便要亲自动手做一个炒蘑菇。

  但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那蘑菇长了一些细细的白毛。

  黄星和欧阳梦娇就长毛的蘑菇能不能吃的问题,展开了讨论。

  最后达成共识:蘑菇属于菌类,长几根毛应该不影响食用。

  香喷喷的炒蘑菇出了锅,黄星就着白酒一尝,觉得长了毛的蘑菇反而吃起来更香。

  欧阳梦娇也尝了一口,对黄星说:你别光自己喝呀,给我也整一杯!两个大都市中的打工者,对着一盘蘑菇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欧阳梦娇一个劲儿地抱怨工资低公司还老加班,黄星借着酒劲儿也将自己和妻子的那档子事儿搬了出来。

  二人越喝越尽兴,越喝越觉得同病相怜。

  同是大都市的底层人士,一个刚刚丢了职跑了老婆,一个刚刚受了老板责骂加了一晚上班,二人抨击着社会的无情和现实的残酷,抨着抨着,就抨出了火花。

  也许是因为愤世嫉俗的缘故,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

  黄星拎着酒杯安慰欧阳梦娇说:有班上就不错了,加加班挨挨批算什么,总比我跑了老婆被人开除强吧。

  欧阳梦娇也安慰黄星:黄哥其实你这人不错,你老婆她太不懂得珍惜了。

  钱乃是身外之物,因为钱她抛弃了你,这种人早晚会摔跟头。

  你老婆走了,你要是不嫌弃,我欧阳梦娇给你当小老婆。

  黄星像是被电了一下,刚刚吃里嘴里的一块蘑菇竟然差点儿卡在嗓子眼儿,他笑说:小谭你喝多了!欧阳梦娇摇了摇头端起酒杯跟黄星一碰:没,我没喝多。

  黄哥我跟你说,我觉得你这人有潜力!你现在是没爆发,只要你一爆发,那绝对就跟火山似的,一发不可收拾!你身上有劲儿,有股子……欧阳梦娇琢磨了半天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

  黄星呷了一口酒,觉得欧阳梦娇一直在眼前晃个不停,眯了眯眼睛,她还在晃。

  黄星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喝多了。

  欧阳梦娇的感觉却跟黄星恰恰相反,她感到整个屋子的东西都在转,唯独对面的黄星稳如泰山,她觉得满屋子的东西都喝多了。

  一盘子蘑菇就下去一斤多白酒,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最后盘子里还剩下一小块蘑菇,黄星和欧阳梦娇几乎是同时伸出了筷子。

  两双筷子夹在了一起,他笑她也笑。

  笑着笑着,不知是怎么回事儿,两个人就笑到了一起。

  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的主动,两个人的身体也凑到了一起。

  酒精的作用让两个同病相怜的沦落男女,紧紧地抱在一起……正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酒醉灯迷万堂春。

  这一夜,一对喝醉的男女尽情地甜甜徜徉在暧昧的海洋之中,欧阳梦娇给予了黄星他结婚半年来没有享受到的温暖和抚慰。

  他像个永远不知疲惫的战士。

  而欧阳梦娇像是一条风情万种的美人鱼,时而温顺时而狂野。

  这一晚上多少次,就连黄星也记不清了,虽然酒劲一直没有消退,但他却清醒地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畅快与淋漓。

  第二天早上,二人仿若是心有灵犀,同一时间醒来。

  忆及昨晚一事,黄星满心歉意,但欧阳梦娇却羞怯地笑了笑,光着身子从被窝里钻出来,在黄星面前坦然地一件一件穿衣服。

  她的身材的确很好,甚至比赵晓然还要好。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483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257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315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394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432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26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589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e.aspx?3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