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nh sex viet,新手必看

“我这边也无权查阅你的档案信息,你最好打电话去军区问一下,是不是他们那边做了什么手脚。

  ”“好的,余叔。

  ”挂了电话,林昆皱了皱眉头,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经过这么一折腾,发现连省部都无法查阅到自己的档案信息,又实在是太蹊跷了。

  稍作迟疑,林昆马上把电话打给了老胡。

  漠北军区的一号首长老胡,此时正在他那栋红砖小二楼的会客室里招待贵客,他自己屈身坐在下座,客人坐在首座,这绝对是不多见的,兜里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林昆打来的,老胡的脑门上顿时就皱下了三道黑线,他颌首冲首座的白发老者笑了笑,道:“老首长,是林昆打来的。

  ”被称作老首长的老者,满头银发,一脸和善的笑容,道:“那就接吧。

  ”“嗯。

  ”老胡摁了接听键,听筒刚放到耳边,马上就传来了林昆急躁的声讨声:“老胡,是不是你把我的档案信息做了手脚?说说吧,你到底想干嘛?”老胡道:“小林啊,你听我说,你是咱们国家出色的人才,所以国家准备暂时把你的档案信息封存起来,这都是上层的意思,绝无恶意啊。

  ”老胡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首座的老者,得到默许后,又继续说道:“最近国安局那边可能会派人跟你接触,到时候会有重要的任务下达给你。

  ”“狗屁任务啊!老子不干,老胡你直接跟国安局那边说,我林昆退役了,不想再参与国家的事情了,别让他们来找我了,找我也是白找,要是他们敢跟我玩阴的狠的横的,也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来一个废一个!”嘟嘟嘟……电话里传来了盲音,老胡收好了电话,有些尬尴的看着老者,道:“老首长,让你见笑了,林昆这小子就这样,跟咱漠北的野狼一个脾性。

  ”老者笑了笑,声音低沉沙哑的道:“好嘛,这才是我老朱家的种……老天爷真是待我朱某人不薄啊,能让我有生之前找到这个孙子,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人中龙凤的人物,我也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百年之后,朱家后继无人,哈哈哈!小胡啊,去备上一桌酒,我今天想喝酒!”老胡为难的道:“老首长,可您的身体……”老者爽朗的笑道:“不碍紧,偶尔痛痛快快的喝一顿,死不了的,哈哈!”挂了电话。

  林昆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别墅区,什么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这些在别人眼里神秘而又深不可测的组织,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一切的安排竟都出自于燕京城里朱家朱老爷子之手。

  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是,他那从小就孤儿的身份,竟与燕京朱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燕京朱家,那可是华夏红色政权开国的元勋世家,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壮大,早已经是燕京城里中流砥柱的四大家族之一。

  林昆回到了别墅,老捷达停在门口,楚静瑶不在家,偌大的房子一个人待着,实在是无聊,他本来琢磨着开着车出去兜兜风,可眼下要紧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熟悉别墅的地形,毕竟以后要在这儿工作很久。

  楼上楼下的转了一圈。

  别墅一共三层,额外还有一个地下室,一楼主要是厨房、餐厅和客厅,二楼是卧室和休闲的地方,三楼是一个全景的阁楼,摆着一张大床,白天躺在床上可以看蓝天,到了夜里可以看星空,地下室是藏酒窖。

  推开酒窖木门的一刹那,林昆着实被惊呆了,这间酒窖至少一百个平方,整齐的摆开了八个高低不一的酒架,每个酒架上又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随便抄起一瓶一看,都是价格不菲的世界名酒,什么轩诗尼、茅台、人头马、XO、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的……应有尽有。

  “我勒个去……”林昆惊叹一声,本以为这酒窖就是个摆设,没想到里面的料这么足。

  “不行,我得压压惊。

  ”林昆咧嘴笑道,就近拎起一瓶72年的轩诗尼,啵的一声打开,对着瓶口咕咚咕咚的就灌了两口,然后吧唧吧唧嘴:“嗯……口感还不错呵。

  ”不得不说,这厮脸皮实在太厚了,(性插故事)想喝人家楚静瑶私藏的名酒也就罢了,还找了那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压惊,狗屁呢。

  而且再说了,他那喝惯了漠北烈酒的舌根,真能喝出人家72年轩诗尼的口感?扯淡吧!在酒窖里转悠了一圈,这厮又拎着酒瓶到别墅外,还极为不惭的点上了根大红河,灌一口酒,吐一个烟圈,正常人喝名酒都是高脚杯配雪茄,讲究的是一份高雅与享受,这厮喝名酒的架势倒像是在喝矿泉水……咕咚咕咚。

  哎,这也忒特么的暴殄天物了吧。

  别墅的前后都有小院,用小栅栏围着,有着一股田园小清新的感觉,值得一提的是在车库的旁边,有着一小块空着的菜地,大约五六十个平方。

  这菜地是昔日开发商的卖点,每栋别墅都有,专门用来给业主们养花种菜感受田园生活的,只可惜目前来看,几乎每家的菜地都是空着的。

  林昆踩了踩脚下的泥土,心里头琢磨着,这难得的一块菜地,不种点什么太可惜了。

  不知不觉的已经中午了,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办公室,楚静瑶批示完了桌上的最后一份文件,抬起头望向窗外,远远的能看到天楚国际大厦的塔尖,那是象征着中港市经济地标的建筑,三年前楚相国就走完了法律程序,将天楚国际大厦和天楚集团59%的股份转在了楚静瑶的名下,从法律意义上讲,天楚集团目前最大的股东是楚静瑶,楚相国这个董事长只是替她打工的。

  但是因为楚静瑶不肯原谅楚相国曾经犯下的过错,现在宁愿委身于一家小广告公司里当部门经理,也不愿意踏入那栋别人梦寐以求的大楼。

  端起桌上泡着的柠檬水,小小的抿了一口,楚静瑶站起身来走到窗边,高挑的身影伫立在大落地窗前,窗外的阳光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圈曼妙的金边,透明的办公室大门后的男同事们顿时没了工作的心思,纷纷向他们的女神领导投来了炙热的目光,一时间竟看的有些痴了。

  也不光男同事,许多的女同事也都纷纷看过来,炯炯的眼神里满是艳羡,面对如此的女神领导,她们的骨子里只有羡慕,生不起半点的妒忌。

  楚静瑶握着手机有些犹豫,她不知道接下来这个电话该不该打,犹豫了一会儿后,她在心里轻叹一声:“算了,就当是为了儿子了。

  ”电话拨了出去,手机上显示着:臭流氓,是林昆的号码,楚静瑶本来想问问他在警察局里有没有出来,结果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喂,老婆……”电话里传来了林昆轻佻的声音,楚静瑶一听,顿时黛眉一皱,命令喝止道:“闭嘴,谁是你老婆!”缓了一下,又语气严厉的接着道:“林先生,希望你能搞清楚状况,你是请来给我儿子当爸爸的,请你自重!”“……”楚静瑶说完,电话里变的一片安静,过了几秒钟,就在她以为是否掉线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声很响亮的酒嗝,她眉头又是一蹙,问道:“林先生,明白么?”“……”电话里还是安安静静的,少顷,又传来了一声酒嗝声。

  “说话!”楚静瑶语气强硬的道。

  “唉……”电话里终于传来了林昆的声音,依旧轻佻,道:“老婆,你们女人可真奇怪,刚才还不让我说话,现在又喊着要我说话,男人可真是……”楚静瑶啪的挂断了电话,要不是从小就极高内涵修养,她早就发作了,缓了一口气才发现,重要的事情没说,于是又硬着头皮把电话打了过去。

  重要的事情是她今天晚上加班,得让林昆去接孩子,过去遇到这样的情况,她都会找别的朋友去帮忙,现在林昆既然以爸爸的身份出现了,这样的忙就不应该再找别人了,主要是怕对楚澄的心里造成影响,到时候孩子要是问一句爸爸为什么不去接我,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至于林昆从没从警察局里出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要是还在警察局里,不可能那么快接电话的,再者直觉告诉楚静瑶,这个流氓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电话很快又接通了,这回不等林昆开口,楚静瑶一口气的把事情说完了,末了还补上了一句:“你要是胆敢照顾不好我儿子,我要你好看!”然后果断的挂电话,连答应的机会都不给林昆。

  此时,林昆正躺在别墅二楼的藤椅上,听着手机里的盲音,脸上笑意玩味,轩诗尼咕咚完了,没想到这东西后劲儿还挺大,竟让他有了睡意。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小楚澄四点半准时放学,林昆赶紧去洗了把脸,开着老捷达直奔幼儿园,路上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这也就是他了,常年喝惯了漠北的烈酒,对酒精的抵抗力极高,要是换作普通人,一下子喝光了整瓶的轩诗尼,非得醉上三天两夜不可。

  老捷达停在距离学校大门口很远的地方,不是林昆不想停的近一些,实在是没地方可停,四周拥挤的状况比早上更甚,车山车海的不计其数,家长们簇拥在学校的大门口,等待孩子们放学,林昆也从车上下来,加入了他们的队列。

  放学铃声一响,孩子们像是叽叽喳喳的小天使一样,排成了整齐的队列,在各班老师的带领下出来,然后再被各自的家长接走。

  人群中,小楚澄一眼就看到了林昆,兴奋的挥着小手喊道:“爸爸!”林昆也看到了小楚澄,从人群里挤了出来,笑着喊道:“儿子!”小楚澄背着小书包,一脸开心的跑到了林昆跟前,林昆一把把他给抱了起来,小家伙贴在他的脸上啵的就亲了一下,“爸爸,我好想你啊!”林昆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白白嫩嫩的脸蛋,道:“才几个小时不见,就想爸爸啦?”“嗯嗯。

  ”小楚澄认真的点头,然后又开心的道:“爸爸,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啊?”林昆笑着问。

  “我当上老大啦!”小家伙颇为自豪的说。

  “什么老大?”“我们幼儿园的老大啊,现在别的小朋友见了我都叫大哥,嘿嘿……爸爸,我是不是很厉害啊?”说完,小家伙捎捎头,一副害羞的表情。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了无数道黑线,不用问,肯定是因为他早上的举动,让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害怕小楚澄了,所以这小子才当上了老大。

  虽然他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孩子王,但他深刻的知道,上学好好读书才是关键,他刚要开口教育小楚澄这样是不对的,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

  “林先生?”

“那好吧!如果严重的话。

  那你可要多给我一点钱!”何璇说道,下方酥酥麻麻很舒服,而且躺着就有钱赚,这种好事情,何璇并不想错过。

   老王欣赏了一会之后,又伸了过去,轻轻的在下方来来去去,何璇不时的稍微收一下,不过只是一会,很快就又被老王给打开了。

  经过老王这么一操作,何璇觉得自己越来越重了,她忍不住用双手抓着被单,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说道:“王哥,好了没?”何璇虽然知道那些事情,但是并没有什么经验,被老王这么挑逗,让她觉得非常舒服,手脚都有些发软,尾椎骨更是一阵阵酥麻感。

  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她感觉自己可能受不了了。

  老王婖了婖干涸的嘴唇,喉结鼓动着,说道:“没有,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地方红了,如果有,我再给你加钱!”何璇听完,也没说什么,她一只手抓着床单,痒感越来越重,她特别想收紧,之前收了几次,都被老王给打开了。

  老王说完,继续摩挲,弄得何璇越来越灵敏,老王往前凑了凑,将头伸进了膝盖以内的位置,这角度欣赏可太美了,他忍不住又是一点。

  何璇嘴里发出啊的一声,消魂无比,老王听了虎躯一震,心里也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

  老王的手也加快了,何璇很难受,一双软若无骨小手,紧紧抓着被单,身体有一点点僵直,未经人事的她,什么时候被这么刺激过。

  老王用手沾着,那味刺激着老王的味蕾,裆撑的疼痛难忍。

  更难受的是大增的浴望,外加上何璇这种十分配合的姿势,只要将裤子一脱,然后用手上扶着何璇的膝盖,将内内给脱了去,眼一闭,腰一下,就舒服爆了!尤其是这样只差一步之遥,更是让人联想翩翩。

  他看了眼何璇,何璇双眼紧闭,脸色腮红一片,一双小手抓着被单,那两坨让老王吞了口口水。

  他伸出双手,将何璇开了一点,另外一只手蹭了过去,勾着内裤底下边缘地带,稍微拉了一下,他原是想偷看一下的,谁知手滑,“啪”的一下弹回去了,何璇吃痛“啊”的一声大叫,还没等老王反应过来,她的腿突然猛的收紧,卡着老王的脑袋发羊癫疯一样颤抖起来,眼睛一眯一眯的。

  老王被她夹得脑袋生疼,正想拍她腿叫她松开,突然看到她不断涌出,这可太给力了,他直接看傻。

  这小姑娘居然就这么到达巅峰了,老王见她瘫软在床上,似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顿时热血上涌,冲动得难以自制。

  他再也不管什么伦理道德,法律条规,心想着这小姑娘既然愿意抵钱让他看,那还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趁她眼睛还闭着,老王把手放裤链上,悄无声息的掏了出来,然后……谁知就在他正要触垒的时候,何璇缓过劲来了,她软绵绵的支起脚,有气无力的问老王说:“王哥……你……你好了没有!”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很累,如果老王看完了,她第一时间就要去厕所洗洗,放松一下。

  老王吓一跳,赶忙收回去,支支吾吾的说:“等一下,还……还差一点!你再坚持一下就行了!其实刚刚要不是你那样,现在已经看到了!”老王说道,他继续开何璇那双雪白,并且将之都压到了床上,让下方更加凸显出来,却是不敢真弄了。

  何璇点点头,无比难受,也要忍一忍,她还知道自己穿着内内,老王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老王又弄了一下,觉得这样根本不过瘾,不过还凑合,他(瓶子塞下体小说)思索了一会的,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而且还不容易被何璇发现,自己又能舒服。

  他能看的出来,何璇的神经已经绷的紧紧的,肯定不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从何璇反应来看,老王断定何璇是一个雏。

  老王婖了婖嘴唇,说道:“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你翻个身来,撅起来!这样看着更加清楚!”何璇听完,睁开眼睛看着老王,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煞是可爱。

  “王哥,我只要那一千块钱,你看行吗?”太难受了,而且还得憋着,何璇实在有点受不了了。

  这怎么行,老王现在还难受着,可不能轻易让何璇离开,他赶紧说道:“你趴着,抬高点,这样你就不难受了!就差一点了!而且我说不动你,也没动你!”何璇听了,极不情愿翻过身来,那个可是钱!何璇翻过身来,拿那对着老王,而她自己用双手枕着脸,双眼紧闭,嘴里忍不住打出轻微的哼唧声。

  老王也跪在床上,看着那硕大,伸出双手,放在何璇上面,老王能够感受到,何璇身体发烫,已经有点浪了。

  老王的手一贴上何璇,何璇身体立马抖了一下, 他用手捏着何璇,然后把身体凑了上去,贴近何璇。

  何璇一头青丝散落在床上,光滑的后背,看的老王直吞口水,就是这粉色的内内,太可恶了。

  他在何璇皮肤上抚了一阵子,一只手直接朝下,顺着摸,直接按压在何璇的……“啊~”何璇浑身抖动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娇喘,刚刚那一下,让何璇觉得非常舒服。

  老王干脆平躺在床上,让何璇稍微打开,他躺在中间,一只手抓着,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何璇身体不停颤抖着,嘴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老王双手直接分,然后凑了上去,点了一下。

  “啊~不要~”何璇立刻能感觉到被侵犯了,那也是越来越多,老王继续点着何璇,何璇再度想要收紧,却被老王用双手控制住了。

  老王整张脸都红了,他从下来爬了起来,感觉时机差不多了,看了眼何璇,青丝遮挡了半边脸,何璇的嘴角边上,点点口水从嘴角处流了出来。

  老王跪在何璇后面,确定何璇不可能睁开眼,他一只手扶着何璇,另外一只手解开自己腰带,准备再次将自己给放出来。

  老王不敢将裤子全部给脱了,只是将外面裤子拉链解开,黑色内内上已经被老王画上了地图,老王小心翼翼靠了过去,小心翼翼的用隆起的部分,去就何璇。

  “嘶~”那柔软质感,让老王尾椎骨一阵酥麻,他深吸了一口气,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投降了,那样太不值得了!老王小心翼翼蹭着何璇,两只手都放在何璇的腚上,稍稍用力,捏着何璇。

  他腰部动着,有节奏的蹭着何璇,另外一只手开始往何璇光洁的背部移动着,这感觉,是老王这辈子的都没有感受到的。

  何璇紧紧咬着嘴唇,声音都有些颤抖,问道:“王哥~好了没!”老王的手在何璇背部来回抚着,另外一只手捏着何璇,腰部也停止了律动,只是上下来回的,摩着何璇的腚。

  “已经看到了,有一点点红,我再看一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老王说道,他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让他现在停止,那岂不是要了他的命么!能够拖一会时间,就拖一会时间。

  “好吧!”何璇颤抖着声音说道。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乱动你,等一会多给你优惠一点!”老王摩着何璇的腚,说道。

  这句话对何璇而言,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何璇上身动了一下,两坨悬空吊在半空中,看着老王心里直痒痒,如果能够蹭着,然后揉捏着那两坨,岂不是美哉!光洁的背部和丰满的腚,已经不能满足老王了,不过对那两坨,老王也只是想一想,让老王真的去抚,他还没有那个胆子。

  老王蹭了一会,感觉一步一步上来,他双手抓着何璇,准备最后一下,稍微用一点力气,何璇身体突然就软了下去,脸上红潮一片,枕在脸上的手臂,全是口水。

  老王被这一幕吓得一跳,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系好腰带。

  再看一眼何璇,她侧躺在床上,红唇微启,眼睛并没有睁开,喘了一会气,何璇这才把眼睛睁开,看着老王说道:“王哥,太累了!”

  我跟老公结婚不到两年,刚开始觉得他老实听话,因为我本人比较强势一点,所以觉得我家应该挺般配的,互补嘛。

    可是现在真的觉得他一点主见都没有,什么都等着别人来安排他,就像算盘一样,推一下就动一下。

  结婚到现在,家里的大事小事全是让我办,从买房子装修,到开店谈租金谈合作,全部是我一手操办,去谈合作的时候他就坐在我边上一句话也没有,连个帮衬都没有。

    他这个人在外人面前性格特别木纳,在马路上向陌生人问路他都不好意思,可他在家里能说会道,很会狡辩,你说他哪做错了,马上就找到借口,可是他在外面有正事的时候,就像个木桩一样。

  这让我很受不了。

    现在总是在想,女人嫁人就是找个依靠,可我的依靠在哪,我现在倒成了老公的依靠,现在他觉得什么事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好累。

  更可气的是他还很邋遢,刷牙洗脸,洗澡换衣服,这些还要别人督促他才做,不说他可以半个月不刷牙,内裤穿一个月不换,加上我本身有轻度的洁癖,我要是知道这些我是绝对不会跟他结婚的。

  老公不讲究卫生一靠近我就想吐该怎么办  我们到现在还没要孩子,因为我一直很纠结,如果有了孩子,以后家里家外,孩子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还要照顾他。

  因为不讲卫生,他每次张口说话都好重的口臭,一贴近我就受不了了,特别是他刚起床嘴巴臭的让我恶心想吐,以前我还会哄他说你要(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爱干净,要注意个人卫生,但是我现在是在没有耐心了。

    我也想离婚一个人过算了,可婚姻不是儿戏,我年纪也不小了,还没孩子,身体也不太好,在过个几年的话怕要孩子也生不出来了,再说我现在对婚姻已经失望了,就算重新开始也不一定会比这个好。

  我想我就这样凑活过吧。

  

  夜幕降临,暴雨如注,她还没回来,被路灯打照的泊油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时间慢慢将等待变成煎熬,这么晚了,她一个人怎么应付那个老男人。

  想到这,我心如火烧,有几分不知所措,而此时,她的手机已呈关机状态……  公司的产品这阵子销量直线下滑,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导致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

  为了生存,我决定让老吴入股,可在股份上,我和他有点分歧。

  他狮子大开口,想借此机会占用五成股份,这好不容易打出来的江山,岂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见我一筹莫展,她央求一试,她扬着脖子,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样子,说:我们女人谈生意,说不定马到成功。

  她嫁给我时,我还是一个穷小子,当年和我一起创业,没少受苦。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让她衣食无忧了,却不想如今还要她帮我谈判。

    一夜无眠,天灰蒙蒙亮的时候,我便出了门,去寻她。

  她的电话大约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开机的,发来短信,只有两字:搞定。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心里一阵狂喜,只是转念有些疑惑,她是怎么让那个一毛不拔小气吧啦的男人同意接受三成股份的?回到家,她已睡了。

  老吴的资金犹如雪中送炭,拯救了我的公司。

  不出两月,公司财政稳定了下来,很快,产品受到了市场的肯定。

  随着产品受到市场的肯定,她和老吴之间的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至今我都无法相信她背叛了我。

    那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去茶水吧打水的时候,撞见老吴那只肥厚的手,朝着她的臀部一拍,那声音清脆得令我心惊肉跳。

    她扭捏了几下,想绕开他的手,他却一把搂住她的腰,那一刻我感觉她像一个瓷娃娃,随时都可能会碎在他那张钳子一般的手里。

  他旁若无人一般,朝着她的胸又是盈盈一握。

  她的脸,面若桃色,声音酥软:死鬼,别这样,在公司让人看见可不好。

    他有几分不舍的松了手,打了一杯咖啡,凑到她耳边说道:晚上八点,老地方见,睡都睡了,还害什么羞呀。

  声音虽小,却字字入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才清清楚楚的明白,原来他们早已做了苟且之事。

  老吴转身就撞见我在身后,顿时脸就黑了,端着一杯咖啡,灰溜溜的进了办公室。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我将她拖进我的办公室,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低吼道:你自己解释。

  她看了我一眼,良久才说道:我跟他没什么的,就那次下雨天和他谈判,他说要让点利益给他,为了咱们的公司,我就从来他了……我没想到他会一直骚扰我,我怕你发现,又怕别人看见,所以只好跟他周旋……  周旋?用我对你的爱和他周旋?为了咱们公司?我苦笑着反问道,心里的愤怒陡然窜到头顶,我指着她呵斥说道:也就我,傻蛋!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整天傻愣傻愣的地(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帮人家挣钱!她明媚的眸子,被眼泪淹没,悔不当初,泣不成声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

    看着哭得像个泪人的她,我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

  当时是我允许她替我去谈判的,她怎会敌得过那只老狐狸,我早该想到会有这番遭遇,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516.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62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409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06.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774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663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568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c.aspx?5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