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高潮 顫抖,新手必看

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老谢强忍者内心的想法站起身。

  就在老谢往外走的时候,王小微对他改变了想法,觉得眼前的老男人也没那么讨厌,内心充满了感恩!“咳咳,那个,小微啊,你快起来回去吧!”老谢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他本来就是家传的中医,平时就没少调理身体,虽然年龄大点,但身体还是很不错的!“额,今天的事谢谢叔了!”王小薇连忙转过了头,不过眼神的余光却一直忍不住看了一下老谢,莫名觉得心里一阵空虚。

  王小薇被自己心底的想法吓了一跳,这可是个快五十的糟老头子啊!而且还是自己的长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老谢看到王小薇的眼神,心里明了,但是现在还不能表(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现得太积极了,免得给王小薇留下坏印象。

  所以老谢很正直的转过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那行,你先穿裤子吧,我到外面等你!”“喔,好!”王小微呆呆的点了点头,她没想到老谢竟然走得这么干脆,自从她到这个村子里以后,哪个男人不对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而这个老谢明明有亲近自己的机会,竟然自己放弃了?那一瞬间,老谢的形象在王小薇的脑子脑海当中变得高大了起来。

  “谢叔!你等一下!”老谢刚走到门口,王小微却忽然开口,叫住了他。

  “嗯?怎么了小微?”老谢下意识的回过头,问了一句。

  “谢叔,我最近老觉得胸口闷得慌,我今天来都来了,你就帮我一起看看吧?”说完以后,王小微就低下了头,有些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么羞人的话?自己还没穿裤子呢!“行啊,胸闷的话,我得听听心跳才行,你可能得把衣服撩起来,毕竟你谢叔我就是个赤脚郎中,听诊器啥的我也没有,只有用耳朵听了!”老谢心里有些欣喜,但他也不确定王小微到底是真的胸口闷还是在主动勾引他。

  “没事,谢叔,您是医生,我相信您,再说了,我都被您看光了,还有大不了的?”王小微低着头,不敢跟老谢对视。

  “呵呵,那行,那小慧你先把衣服撩起来吧,我先听听心跳!”老谢尴尬的点了点头,挨着王小微,坐到了床上。

  王小微咬了咬牙齿,轻轻的把上衣撩了上来,那光滑洁白的柔软就彻底展现在了老谢面前。

  “咕咚!”老谢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刚刚才勉强熄灭的欲火一瞬间又开始燃烧了起来。

  只是,让老谢觉得诧异的是,王小微的胸膛前面,竟然有好几处伤口!上面有牙痕,甚至还有烟头的烫伤!“小微,你这是…”老谢突然觉得一阵心疼,下意识的伸出手,往王小微的胸前摸去。

  “这没什么,谢叔。

  ”王小微摇了摇头,脸色出现了一抹痛楚。

  老谢有些迟疑,即使从那些牙印和烫伤,他就能猜到王小微到底经历了什么。

  也正是这个时候,老谢才明白了,为什么王小微一个城里姑娘,竟然舍弃了城里的生活,回到乡下来过苦日子。

  恐怕生不出孩子来是假,胸前这些伤痕才是真正的原因吧!“小微,你放心,以后有谢叔在,那个畜生要是再敢这么折磨你,你谢叔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帮你弄死他!”老谢这话说的是发自肺腑的声音,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风浪他没见过?那些牙印也就算了,男人嘛,亢奋的时候难免会出格,可是那些烟头的烫伤,老谢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谢谢你了,谢叔。

  ”听到老谢的真情流露,还有那坚定的神色,王小微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被触动了。

  老谢虽然老,但是却是个真正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主动抱住了老谢的脑袋,轻轻把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老谢身子偏了过去,耳朵贴在了王小微的胸膛上,轻轻的听到了王小微的心跳声。

  王小微的心跳很快,似乎很紧张,可是心率很平稳,应该不存在什么胸闷的情况。

  “小微,你这不是病,你只是长期压抑太久了,都快要抑郁症了,所以才觉得胸闷,谢叔是大半截身体入土的人了。

  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你放心吧,只要你在这里一天,谢叔就保护你一天。

  ”“谢叔,谢谢你,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那一瞬间,王小微紧紧的抱住了老谢的脑袋,将老谢的头深深的埋进了自己胸前的柔软。

  老谢没有再说话,轻轻的听着王小微的心跳声,闻着王小微身上那少女特有的体香,老谢情不自禁的抱住了王小微,轻轻在她的胸前的伤口处轻轻的亲吻起来。

  

炎热夏季。

  某师范大学学生会办公室。

  一个漂亮的女生穿着白色衬衫坐在那里看着档案。

  她胸口的衬衣微微张开,开着两个扣子,那沟深得可以淹死一个男人.那半圆形的大弧度淋漓尽致的展露,而里面几乎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就凭把衬衣撑起来的轮廓。

  她的下,半身穿着制服短裙,一条修长又白皙的双腿穿过桌子下面,没有穿丝袜,那肌肤鲜嫩鲜嫩的。

  这个女人叫张琪,教育局领导的女儿,同时也是该大学学生会的成员之一。

  张琪是人间尤物,这是众人皆知的,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对象,用屌丝的话说,在脑海里,张琪已经被他们歪歪了一次又一次。

  可偏偏有个男人对她不感冒,就是杨羽。

  一名普通的学生,但人长得很帅,身高超过一米八,还是校篮球队的。

  杨羽现在就在张琪面前。

  杨羽把接到的通知书砸在了桌子上,气愤道:“张琪,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的是市里的初中,怎么变成了县里的深山沟里?”他知道,肯定是张祺让其在教育局的父亲改了他的工作分配。

  “杨羽,只要你不要跟那个狐狸精一起,做我男朋友,我就改回来,只要我在我爸面前说几句话,别说市里的名校了,他一年就能让你评上高级教师职称。

  ”张琪傲慢的说道,她觉得自己开出的条件足够诱惑了。

  “张琪,我说过很多次了。

  ”杨羽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第一,张芳芳她不是狐狸精,她是我女朋友;第二,我不会喜欢你的,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我呢?”杨羽和张芳芳在一起已经两年了,大学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和她过的,满满的记忆,一年前,张琪突然插足他们,展开了疯狂的对杨羽的追求。

  但杨羽的心里就只有张芳芳这个女朋友。

  见杨羽如此坚定,张琪气死了,喊道:“你到底答应不答应?要么去那种深山沟里支教永远别想调到市里来,要么就答应做我男朋友,二选一。

  ”“我最恨别人威胁我,还拿我的女人和前程来威胁。

  ”杨羽本来不讨厌张琪,这个女人身材极好,那地方比自己女友还大,就凭这身材玩一玩肯定过瘾。

  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张琪是两个阶层的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不可能在一起。

  “我选一。

  ”杨羽一字一句的对张琪说道,毕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毁了他的前程,让他愤怒。

  张琪站在那里,怒瞪着双眼,眼睛都红了,咆哮道:“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我哪一点不比她强?我身材没有比她性感吗?”这话说着,张琪一把用力扯开了自己的衬衣,那衬衣的纽扣在蛮力的作用下,直接就砰砰的强行扯断了线,掉落了下来。

  同时,那衬衣被完整的扯了下来,张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当场杨羽看得都傻了,张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张琪就赤,裸着上半身站在杨羽的面前,那完美的宝贝就挺立在那里,那轮廓简直绝了。

  “我的身子不好看吗?比那个狐狸精的不好看吗?我告诉你杨羽,我还是女孩,不是女人,你想把我从女孩变成女人,现在就可以!”张琪露着自己完美的曲线身材,吼叫着,那气势那性感的声线,说实话,杨羽也是无比动容。

  这一刻,杨羽真想把她当场压在桌子上,但是杨羽还是忍住了,这个女孩喜欢自己,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如果要了她的身体,就应该负责。

  但是想起张琪的如此豪放和开放,杨羽心里还是有些对自己女友张芳芳的无奈,张芳芳恋爱两年,就没给过自己身体,答应过她,等到结婚了,再给自己。

  杨羽对于像女友这般清纯的女人,还是强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现在,面对张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没穿的她,杨羽的身体可是不老实了。

  这一切,显然没有逃过张琪的眼睛,坏坏的笑道:“身体不老实了?我就不信,你对女人还没感觉?明明很想要。

  ”张琪说着,走了过去,当场跪在了地上,去拉杨羽牛仔裤的拉链。

  “张琪你别这样。

  ”杨羽拿手去推张琪,但是只能碰到她的头,急忙后退了几步,想躲开张琪,但是后退到了死角,背靠到了办公室的墙壁角落里。

  张琪一下就抓到了杨羽那关键的地方。

  哪怕只是隔着裤子接触,杨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你……你这是干什么?”杨羽去推她,一脸的无奈,不断的看看办公室外面,这里还是有不少学生过来的,如果被学生看见了,万一传到女友那里,女友芳芳非闹不可,这不是杨羽所想要的。

  “现在我就可以按照小电影那种情节,和你玩,这是你们男人都渴望的吧?我比你那个狐狸精厉害吧?她没这么伺候过你吧?”张琪一脸很有优越感的说道。

  她觉得自己只要主动诱惑杨羽,足够把杨羽的心和身体都给拉回来。

  杨羽急忙拉起了拉链,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张琪套上,不能让她在办公室里裸露着啊。

  “哎。

  ”杨羽叹了口气,很严肃的说道:“张琪,我喜欢的是芳芳,我只能说谢谢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欢芳芳,真的。

  ”张琪瞪着杨羽,一丝冷笑,爱在这一刻变成了恨,道:“那你就永远呆在那个农村吧,别想回来。

  ”杨羽没想到她这么狠心,女人果然不能惹啊,但是这事,木已成舟,他心意已去,他不会让一个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便最后看了张琪一眼,往外走去。

  “站住。

  ”张琪喊了一声,诡异的笑道:“你真的以为你的那个女友很清纯?你被她骗了,你个傻子,去宿舍里看看吧。

  她现在正和一个男生玩呢。

  ”杨羽突然转过头来,眼睛红了起来,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楼跑去。

  张琪不会拿这事开玩笑。

  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这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

  杨羽心里非常不安,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楼下,却被宿舍楼的阿姨给拦下了。

  “同学同学,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进。

  ”那阿姨拦了下来。

  “阿姨,我有点急事,我女友住这楼,我就上去看看就下来。

  ”杨羽着急了,越是着急,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

  “不行的。

  男生不能进。

  ”阿姨就是拦着,这是学校的规定。

  杨羽要是硬闯的话,是要被处分的,到时可能影响自己的毕业不说,可能连那种荒村支教都去不了。

  杨羽看了看楼上,窗外晒着各式的女生内衣。

  这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杨羽?”杨羽回头,发现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也是女友的闺蜜韩舒。

  “你怎么在这?来找芳芳啊?”韩舒微笑着问道。

  韩舒一直偷偷的暗恋自己闺蜜的男友杨羽,她自己其实也有男朋友,那个男朋友在异地,整个学期也就偶尔来看一两次。

  韩舒暗恋杨羽没有像张琪那么的激烈,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

  “韩舒,我问你,我女友现在在寝室吗?”杨羽很严肃的问。

  “这。

  ”韩舒有些犹豫,缕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杨羽想问什么。

  杨羽从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经看到了什么。

  突然,他闪电般的就冲了过去,直接往楼上跑。

  “同学,同学,你不能这样。

  ”那阿姨在楼下喊着。

  韩舒也急忙跟了上去,本想趁机给室友打个电话,但还是放了下来。

  杨羽冲入了女友芳芳的寝室,还是被眼前极其难堪的一幕给震惊了。

  女友芳芳裸着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个身体在摇晃着,她背后有个男生在推车。

  芳芳还在哇哇的叫着,那样子极其的风骚。

  大四,大部分都出去实习了,女生宿舍楼也没多少人,所以芳芳哇哇叫着也没什么人关注,重点事,这种事,女生宿舍经常发生,女生带男人来宿舍,不足为奇。

  “杨羽?”芳芳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急忙站了起来,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体。

  背后那个男生还没看清杨羽的脸,一个拳头就揍了过来,当即那个男生就倒下了。

  杨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又是一击拳头,再一次,那男生的脸马上就肿了,牙齿都打飞了,嘴唇都打列了,满嘴都是血。

  “杨羽够了!”芳芳大喊道。

  杨羽回头看了芳芳一眼,这个在自己面前整整装了两年清纯的女友,竟然是个表子?但是杨羽始终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为什么?”芳芳咬了咬嘴唇,道:“他爸是市里的大官,会帮我分配到事业单位去。

  ”听了这话,杨羽更加愤怒了,自己认为一文不值,舍弃张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权利,没想到,到了女友这里,变成了她出卖身体和自己的梦想?这话让杨羽恶心,他回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个丑逼一眼,这个丑逼自己还认识。

  那丑逼裂开嘴笑了笑,说道:“杨羽,怎么样?你女友真他妈的爽,听说你都没尝过?你还守着它?哈哈,我替你尝了,味道真不错。

  ”啪!杨羽又一拳打了下去,这一次,直接把他给打晕了过去。

  杨羽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自己真是瞎了眼啊!可让他更加愤怒的事,芳芳在这个时候,竟然说道:“我们分手吧,不合适。

  ”两年清纯坚贞的感觉,没想到,突然一文不值了,她如此绝情,无情。

  杨羽感觉自己真是瞎了眼,瞎了眼啊!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喜欢上这个臭表子?而为了她憋着自己的身体,真他妈的可笑极了。

  杨羽真希望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

  “芳芳,你今天给我造成的伤害,迟早有一天,我会双倍奉还回去给你。

  ”杨羽径直的走了。

  门口遇到了韩舒,她一脸不安的看着杨羽。

  杨羽看了她一眼,走了。

  韩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也不想进去,又回头看了看杨羽的背影,追了上去。

  杨羽跑入了树林,对着天空大吼一声,发,泄心中的愤怒。

  “杨羽?”韩舒追了上来,喊了一声。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你不告诉我?”杨羽问。

  “我告诉你,你信吗?”韩舒反问道。

  这时的天已经暗了下来,这片树林也慢慢的漆黑下来,期末,很多人回去了,这片树林也很荒凉,但是夏季,显得也很浮躁。

  杨羽看着她,心中只剩下愤怒想发,泄,他看着韩舒,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韩舒突然愣了一下。

  杨羽走过来,靠近她。

  韩舒能感觉到杨羽身上的呼吸,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恋的男神近在咫尺,能不让她紧张吗?“是不是?”杨羽再问。

  韩舒咬了咬嘴唇,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杨羽和自己的闺蜜分手了,自己不用那么藏着了吧?但是自己还有男朋友啊,该怎么回答他啊?“是,我喜欢你。

  ”韩舒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杨羽看着她,韩舒还是很接地气的一个女生,虽然很普通,没有芳芳漂亮,也没有张琪那斯性感,但是是个很耐看的女生,皮肤很白,看着很舒服。

  “可是,我不是你的备胎。

  ”韩舒又马上接了一句,她知道,张琪还追着杨羽呢,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杨羽微微一笑,竟然说道:“晚上跟我去开,房可以吗?”为了芳芳那个表子,自己可是憋了很久,现在终于解脱了,他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委屈自己的老弟了。

  “啊?开,房?”韩舒更加的意外了,脸更是通红,自己认识的杨羽可不说这种话,但是,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吗?这个时候,杨羽很想在这片树林里霸王硬上弓,要是现在是在张琪的办公室,自己铁定弄她了。

  但他还是保持着自己最后一份绅士风度。

  韩舒又咬了咬嘴唇,有点不知所措。

  “你答应我就碰你,你不答应我就不碰你。

  ”杨羽不是流氓,也不做流氓的行为。

  韩舒犹豫了好一会儿,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然后竟然点点头。

  头刚点,杨羽突然就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抬了起来,令她背靠在大树上,同时,就吻了过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嗯。

  ”韩舒当即舒服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好舒服。

  ”杨羽感慨着,自己也是瞎了,身边有这么多的资源不用,却天天盯着那个假清高的死表子,害得自己白白浪费两年大学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尝尝女人味。

  韩舒嘴上被封,衣服内是杨羽的手,这些年在学校,男朋友很少来,她也都没有体验过做女人的滋味,如今被杨羽这样一激发,如山洪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啊。

  杨羽的手肆无忌惮起来,到了韩舒的裙子里面这炎热夏季,女生都穿得很露骨,很性感,韩舒更是如此。

  说起来,她是一个很性感的女生,男人看了都会有兴趣的。

  韩舒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怎么?没有男人开发过这里吗?”杨羽坏笑道。

  此时的他,完全被刺激了,他还真想好好玩了这个韩舒,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动,那绝对可以拿下这个性感的女生。

  以前他太纯情了,从来没和女朋友玩过那欢愉之声,但是他女朋友却背着他偷人,现在,他决定,只要遇到合适的美女,他是不会放过了。

  “没有。

  ”韩舒艰难的发出声音,整个表情都很夸张,看来是没有偷吃过禁果的少女。

  她的脸一下子通红了,极其的尴尬啊。

  杨羽却是直接将她那障碍物褪下来,准备直接来,现在的他,脑子里面只想着发泄。

  还没真正开始,韩舒爽得快飞起来了,原来这就是做女人的感觉,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设法的和男人出去约。

  “会被人看见的……我们换个地方。

  ”韩舒娇喘道,她很害怕有同学路过,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师那丢脸可就丢大了。

  她连和男人在旅馆都不敢做这些事,上次男友来,她和他睡了一晚,都没发生那种事。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在野外,就被杨羽端起来靠在树上给那个了?“期末了,他们都回去了,哪有什么人?”杨羽坏笑。

  韩舒扭扭捏捏了起来,并不说话,其实是欲拒还迎的。

  女人这个时候的表情最好看了。

  正在关键,突然电话响了。

  韩舒不想去接的,可电话响个不停,掏出来一看,是男友打来的,这个时候男友怎么打电话来呢?“我男友。

  ”韩舒哭笑不得道,如果这个电话不来,她肯定是愿意和杨羽发生关系的,因为现在她内心已经很是渴望了,她觉得只要和杨羽发生关系,那绝对是很舒爽的。

  “你接下,敷衍下他就挂。

  ”杨羽道,他担心韩舒不接电话,其男友会不停打电话,这样会打扰他和韩舒的欢愉的。

  “你暂时别乱来啊,那声音我男友会怀疑的。

  ”韩舒有些害怕,她对杨羽哀求道。

  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结果第一次还瞒着男友给了其他男人,要是知道了还不活活气死。

  如果杨羽现在就开始,那啪啪的声音,换了谁都知道那是什么。

  韩舒无奈之下还是接了电话:“喂?老公啊?”韩舒叫男友还是叫得很亲昵的。

  “嗯,老婆,你吃饭没?”其男朋友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打电话来就是无聊聊天的。

  “我……我吃……吃过了。

  ”韩舒的额头都泛出冷汗来了,刚才结巴了一下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杨羽的手忽然动了起来。

  韩舒的身子,都抖动起来,要知道,杨羽的手,竟然又动作了起来。

  “你怎么喘气?”男友很疑惑的问。

  被杨羽这般压在树上,还被不断调戏,不喘气才怪,韩舒已经极力憋着自己了,哪怕多一分钟她都要叫出来了。

  韩舒推了推杨羽一把,摇摇头,意思是别动作了,要是杨羽继续玩下去,她只怕要忍不(玉米地做爰全过程)住出声了。

  可是杨羽兴奋了起来,反而更加的卖力了。

  韩舒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公,我在跑步,等下跟你说。

  ”韩舒急忙挂了电话又搂住了杨羽,咬着嘴唇尽情的享受快乐。

  这一次杨羽直接将韩舒给办了。

  羽总算爽了一把,把心中的怒火都发,泄了一顿,但是还是无法平息心中对那对狗男女的恨。

  “走,我们去睡外面。

  ”杨羽拉着韩舒,准备往校外去。

  “啊?你还要啊。

  ”韩舒觉得很诧异。

  “你不想要吗?你不想第一次好回忆啊?”杨羽笑道,那也是苦涩的笑。

  韩舒沉默了。

  两人就这样又开了房。

  韩舒窝在杨羽的怀里,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那你和芳芳?”“这对狗男女,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我会报复的。

  ”杨羽可没那么大度,哪个血性男儿受的了这种事。

  韩舒抬起头来,担心道:“我听说那个男的家庭背景很深,你怎么报复?”杨羽沉默了。

  这时,韩舒想了想,看了杨羽突然有了办法,说道:“我有个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杨羽不信。

  “你的那个那么大,我听我的姐妹说,女人对这样的男人都是毫无抵抗之力的,我想这应该是真的吧,那你就以其人之多还之以身,她不是给你难堪吗?那你就给她们难堪。

  ”韩舒的话说得很含蓄。

  “我怎么让他们难堪?”杨羽还是没明白。

  “我听说,芳芳和那个男的一起要出国了,而芳芳还有个姐姐。

  ”韩舒红着脸说道。

  这话再次激起了杨羽的愤怒,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自己这个男朋友竟然还闷在鼓里,还以为她是最爱自己的,真是可笑!他决定要报复!芳芳的确有个漂亮姐姐,他知道怎么报复了。

  杨羽去买了新衣服,理发,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他知道芳芳有个亲姐姐叫张欣芳,在这个城市打工,租房,见过一次面,长得比张芳芳还漂亮。

  杨羽想着这已经是报复前女友的最好方式了吧。

  杨羽找到了张欣芳工作单位,然后就是等。

  一直等到下班时,终于看到了张欣芳姐姐的身影。

  论身材张欣芳比前女友张芳芳还要性感,尤其是那里,几乎能把衬衣撑开来。

  杨羽都打听过了,张欣芳也是单身,很久没有男朋友了,这么漂亮没有男朋友确实很奇怪,听以前芳芳说主要原因是她的工作单位是做女性内衣设计的,全部都是女生。

  这么久没有男朋友,肯定也没有经常得到滋润吧,这个年纪不可能不饥渴吧?杨羽如此想着,感觉自己的成功率越来越大。

  看着张欣芳往出租房的方向走,杨羽尾行了上去。

  看着那个张欣芳走路甚至一扭一扭的,很带劲,如果和她玩,肯定很燃。

  天暗得很快。

  张欣芳在一家面馆吃了面,然后继续往小区走。

  显然她走的小路,路过一片漆黑的小区后院时,突然黑夜中一个男生迅速冲了出来。

  “啊。

  ”张欣芳尖叫一声。

  那男人一手捂住了张欣芳,一手一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别叫,否则我宰了你。

  明白吗?”张欣芳吓得急忙点头。

  那男人力气很大,将张欣芳一脱就已经入了草丛。

  “大哥,你要干嘛?”张欣芳看见那刀子闪光光的,害怕的发抖。

  “把衣服脱了。

  ”那男人拿着刀子说道。

  张欣芳自然明白了这是要干嘛,更加的恐惧了,她想逃,但是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又没有路,如果被追上,万一捅自己怎么办?那男人见张欣芳不动,将刀子在地上一扎,就朝张欣芳扑了过去。

  “啊,不要。

  ”张欣芳害怕的裹紧了身子。

  那男人直接一把抓住张欣芳的衬衣,直接给撕开了。

  张欣芳感觉很丢脸,急忙双手去遮掩自己关键的地方,可是那个男人直接一手抓住她那蕾丝小衣就撕了开来,扔到了远处。

  

老板娘白了我一眼,伸手在我腰间软肉上掐了一把,道:“他想让我怀,可我不想怀啊!你想想,如果我这个月真怀上了,他还会让你碰我吗?”  我顿时回过神来。

    老板娘说的对!  陈总才不是那种大方到可以把老婆拿出来分享的人。

    他之所以处心积虑让我跟老板娘发生关系,为的不过就是借我的种子,让老板娘怀孕。

    一旦老板娘真怀孕了,他肯定也不会再让我跟老板娘有类似的亲密接触。

    我一下慌了神,老板娘已经把我深深迷住,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一亲芳泽,如果告诉我以后都没机会了,我决不能接受!  于是我惊慌的问:“嫂子,那可怎么办,我不想你怀孕!”  嫂子看我着急上火的样子,温柔的摸了摸我的脸,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嘬了一口,甜甜一笑,说:“瞧你紧张的样子,真是没白疼你!”  我急着问:“嫂子,你倒是说说怎么办呀!”  嫂子笑道:“你明天悄悄去药店给嫂子买一盒毓婷回来。

  ”  我好奇的问:“毓婷是什么?”  老板娘红着脸说:“是事后避孕药,吃了就不用担心这次会怀孕了。

  ”  我松了口气,急忙道:“那我明天就去买。

  ”  老板娘点点头,抱住我的脖子,任凭身前的玉兔挤压着我的胸膛,口中幽幽道:“真想一直这样抱着你。

  ”  我感觉到老板娘那完美的感觉,又有些冲动,开口道:“嫂子,我还想……”  老板娘感觉到我的变化,红着脸说:“小坏蛋,不能再来了!你这已经耽误太久了,再来的话,陈宏斌会起疑心的!”  我这才想起老板还在门外晾着,这次跟老板娘独处的时间太长了,估计他现在已经心急火燎了。

    于是我急忙问她:“嫂子,可是我还想要怎么办?”  老板娘满眼春情的看着我,说:“明天不是去温泉酒店吗?晚上我去你房间找你。

  ”  我说:“不是还有莉莉姐吗,你不怕被她发现呀?”  老板娘想了想,说:“小心一点应该没事的,后半夜的时候我悄悄溜出门,陪过你再溜回来,她不会发现的。

  ”  我感动不已,捧起老板娘巴掌大的小脸蛋儿,动情的品味着她的樱唇,口中说:“嫂子,你对我真好……”  老板娘激烈的回应着我,含糊不清地说:“人家都说,通往女人心灵最快的通道就是女人的那里,说的一点也不假,嫂子现在满心里都是你。

  ”  我忍不住问:“那陈总呢?”  老板娘神情间闪过一丝愠怒,冷冷道:“我已经看透了陈宏斌那个混蛋,我跟了他八年,他竟然为了多分点遗产,这么算计我,实在是太过分了!”  说着,老板娘又道:“王浩,我跟你说实话,我和陈宏斌一直都没有什么感情,之所以嫁给他,是因为当年我爸爸做生意遇到了困难,差点家破人亡,为了不让我爸进监狱,我才被迫答应嫁给陈宏斌,以此来换取陈家的帮助。

  ”  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我老板长得一般,除了有钱也没什么优点,老板娘平时也不像是特别爱慕虚荣的人,所以我一直纳闷,老板娘为什么会看上陈总,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层隐情。

    老板娘看了看时间,对我说:“王浩,你该走了,嫂子明天再好好陪你。

  ”  我依依不舍的点了点头,确实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我把怀中的老板娘轻轻放在床上,站起身来,老板娘递给我几张纸巾,深深的看着我,羞赧地说:“待会儿我去洗澡,给你发微信。

  ”  我点点头,低声道:“嫂子,那我先走了。

  ”  “去吧。

  ”老板娘说完,拿过眼罩戴上,整个人蜷缩着躺在了床上。

    我又上下看了老板娘几眼,这才万般不舍的转身,推门出了房间。

    一出房间门,我便看见一脸焦急的老板,他见我出来,表情有些恼火的问:“妈的,你怎么这么久?!知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了?!”  我看出老板眼神里的怒火,心虚的说道:“对不起陈总,我一直出不来……”  “草!”老板气的骂了一句,看着我,表情狰狞的问:“那最后弄出来了吗?”  我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你弄了这么久,她没发现什么异常?”  我摇了摇头,说:“老板娘一直不说话,也没摘眼罩。

  ”  老板有些心烦意乱的看着我,片刻后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了,你走吧!”  我如蒙大赦,急忙转身离开。

    老板进屋之后,我又悄悄溜了回来,想在门口听一听里面的动静,但是里面音乐声没有关掉,所以什么都听不见。

    无奈之余,我只能悻悻的下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里,我整个人好像做了一场不真实的梦。

    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和我那个绝美的老板娘发生了那种事。

    躺在床上,我反复回想着刚才与老板娘的每一个细节,心里依旧无比激荡。

    下一个瞬间,我又忽然回想起陈总看我的眼神,这让我心里有些慌张。

    可以看得出,陈总对我跟老板娘做了这么久很是不满,刚才他表情上的狰狞,以及眼神里的怒火藏都藏不住,完全不是他当初求我帮忙时的样子。

    我心里猛然生出一个念头,如果我没能让老板娘怀孕,老板会不会恨死我?毕竟我睡了他的老婆。

    可是,如果我让老板娘怀孕了,老板得偿所愿之后,会不会更恨我?毕竟我不但睡了他的老婆,(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还是他未来孩子的亲生父亲……  一想到这里,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5434.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2797.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2518.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110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139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96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7557.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wrist-bands.xyz/twb.aspx?5017.html